显卡矿机180m,

作者:Martha Zhang(StarryNift 创始人,区块链信徒,元宇宙造梦者)

如果元宇宙的化身,是一开始只有荆棘编织的头饰和探路的树杈,经过冒险和苦难之后,幻化成金质的王冠和权杖,那么是否平行世界时间和空间只能打磨出八颗宝石?

失控玩家中AI自我意识觉醒自行进化,有了胜过它造物主的超能力,是否令人为之动容的却是核心创作者的初心与爱的引擎驱动之初始化而非硅基文明里算力的递归循环?

我们人类深陷泥潭却仰望星空,在混乱宇宙初建立微末秩序之时,是乌合之众即刻向四面八方奔去,还是在心灵奇旅生之来处被赋予、去寻觅,获得火花后再飞往地球?

Loot的优美之处?

从研发视角来看,Loot的概念、系统和代码都很简单,意味着更多的兼容性和可扩展性。

从运营角度来看,它是去中心化原教旨主义的产

物,自下而上的构造方式,更突出社区共识。

从视觉角度来看,图片、头像类 NFT 泛滥时,Loot 的文字极简风格给了元宇宙粉丝无尽的遐想,开创实现“想象力定价”。

从意识形态上解析,从反乌托邦到新原始艺术,加密不结盟运动会在全球南方的广大民众中生根发芽。

通过非殖民化浪潮形成的任何国家都可以被归类为“半国家”,由于其继承的国家建设不完整,很难进行全国动员,而这种弱点已经并将继续被新冠病毒大流行所利用。

真正的救赎必须以文艺复兴的形式出现,包含去中心化网络及DAO之授权,它或许即是Loot的出处。

Loot的属性标签,也就是数据聚合的种子。
随着宇宙数据的增加和完善,这些种子或许会开花结果,变成参天大树。
原理上讲,似乎基于链上Loot数据,用户可以拥有不同的可视化方案,甚至可以拓展成完整的游戏,也可以根据Loot的描述,生成以拥有者为主角的一部小说,让拥有者内化一个记录在区块链上的拥有无限拓展性的元宇宙形象。

事实上呢?

Loot社会实验的迷局

没有基础的自治沦为投机的尘埃

任何一个去中心化产品、组织、经济模型需要有灵魂人物或团队的打磨铺垫,在相对稳健时再实现更广义的拓展、开源。
比如比特币、以太坊、Linux都有核心开发者构建好牢靠的基础,搭建了开源社区管理范式,而Loot目前参与者更多为投机炒作者,而非创作者、开发者,在生态还很脆弱的婴儿时期,就过早透支了未来变现可能性,并没有打造出有价值的叙事和设施。
共同创作并不等于有序协作,民众需要开智。

一款好玩的游戏需要数值、随机、策略有机均衡,但Loot免费领取同时并线演化使得只剩随机性,因为没有入金维度数值的差异,策略过多不是闭区间无法计算也即对用户来说没有策略,大量仿盘一地鸡毛,Loot项目创始人发布新Loot项目TemporalLoot(More Loot),MLOOT编号从8001开始,以太坊出块率的1/10动态产出,引发原始Loot价格骤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赚币吧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zuanbiba.com/fbscc/3779.html